保罗和以弗所人

高清 | 清晰 | 音频

加载中.....

一、介绍

你注意过吗?小孩子常常大胆地置身在一个危险的境地。他们毫无警觉的走到马路当中,随便拿起一把锐利的刀子。有时甚至走到陌生人旁边,牵着别人的手走了—完全不在意别人可能造成的暴力伤害。

当然了,成年人就必知道这世界充满了各种患难。天灾造成生命财产的损失,疾病带来的痛苦,机器可能引起的伤害。我们也知道最大的危害就是由人对其他人所造成的。因着男人或女人所犯下的逼迫,攻击,谋杀和战争的暴力行为,对他人造成伤害。如果我们留心人类的历史,或稍微注意一下当前的时事,就几乎不可能否认人类已经使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暴力。

我们把这一课的题目称为「一个暴力的世界」。我们要从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来看摩西如何描述人类在堕落之后,很快的就为这世界带来了患难和暴力。在这段经文中摩西描述人类怎样开始用暴力充斥了这世界,以及神怎样回应处理这些问题。我们要从三方面来研究创世记这段经文。首先,我们要看看这些资料的文学结构。第二,我们要注意这些章节的原意。第三,我们要探讨新约教导我们怎样把这些经文应用在现今的时代中。让我们首先来看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的文学结构。


二、文学结构

这段创世记的经文涉及一些不同的主题,它包括叙述和家谱两部份。由于它的复杂性,常给我们留下一个这些经文不太协调的印象。但是仔细研究这段经文以后,我们就会发现它是一份经过细心编排,有一个合一目的的文学作品。这段创世记的经文可以分成两个主要段落。第一段包括4章1节到5章32节。我们称它为「早期的暴力与盼望」。第二段包括6章1节到8节。我们称它为「晚期的暴力与盼望」。


早期的暴力与盼望

创世记4和5章这段暴力与得救盼望的早期场景可以分为4部份。这4部份又可分为叙述和家谱各两组的对应。4章1到16节构成一段叙述,和4章25到26节的第二段叙述互相对应。4章17到24节形成一个家谱,与5章1到32节的第二个家谱互相对应。我们要研究一下这些材料,探讨两段对应的叙述之间彼此的关联。然后接下来细看两个家谱之间相互的对应。


叙述

首先,在4章1到16节,摩西开始描写一个关于「罪人该隐」的故事。这段经文记载一件人人皆知的事,就是该隐在一次嫉妒的盛怒中杀了他的兄弟亚伯。进一步细看这段经文,我们就发现它可以划分成五个戏剧性的步骤。从第1到2A在故事开始的时候,该隐亚伯和睦相处。但是当我们读到第16节,在故事结束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非常不同的情况。该隐被赶出这片好土,独自一人远离家园和神特别的同在。

在这段叙述的第二个阶段,从2B到7节描述了导致该隐杀害亚伯的事件。它特别提到两种献给神的「祭物」之间的区别。简单的说,神喜悦亚伯的祭物,却拒绝该隐的祭物。并且神警告该隐说,罪的权势要伺机辖制他。但该隐却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叙述的第三阶段在第8节,它是故事的转捩点。在这个阶段中,该隐谋杀了他的兄弟亚伯该隐亚伯从一个献祭的地方出去到了野外。正如神所警告的,在那里罪辖制了该隐,使他成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谋杀者。

叙述的第四阶段从9到15节,描述神给该隐的「咒诅和保护」。神咒诅该隐,赶逐他离开伊甸地,使他流落他乡。但却保护他不受他人的攻击。

所以我们看见创世记4到5章从该隐可怕的犯罪故事开始。罪使他败坏到一个地步,导致他杀害他的兄弟义人亚伯。这个结果使他被驱逐到一个远离神祝福的地方去居住。

看过创世记4到5章第一段叙述的结构以后,我们现在要进入这段经文的第二段叙述。这段相对的叙述记在4章25到26节。经文的重点从罪人该隐转到亚当的第三个儿子义人塞特身上。

有关义人塞特的记载可以分为三个简短的阶段。第一,在4章25节,夏娃生了塞特。第二阶段在4章26A,摩西提到塞特也有一个儿子,名叫以挪士。关于这个事件并没有更多的描述。但紧接着以挪士出生的记载,在第三阶段,4章26B,摩西加上一个关于这个家庭属灵特质的有力评论。在4章26B摩西这样记载:

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创世记第4章26b节)

简单的说,塞特以挪士是借着祷告向神呼求的人。与罪人该隐相反,这些人在神面前是义人,他们的义表明在忠心的敬拜和祷告上。


家谱

有了这些平行叙述的基本对比以后,我们现在要接下来看创世记4和5章中的平行家谱。创世记4和5章的家谱常被当成只是一些隐晦不明血亲后裔的记录。因为这个原因,许多解经家忽略了它们的重要性。但仔细观察这些家谱以后,就发现其中有一些重要的信息说明了摩西写作这段太古史的目的。

从一方面看,4章17节到24节的第一个家谱是记录该隐有罪的世系。在这几节经文中摩西列出几个该隐的后裔,并说明罪怎样使这个家族变成一个骄傲,自夸和造成别人威胁的族群。第二个家谱是塞特公义的世系,记载在5章1节到32节。在这段经文中摩西记录了几个塞特家族中重要的名字。但是与该隐的世系相反的,这个世系一直都是公义和信实的。

我们仔细查考这两个家谱以后,很快就明白摩西介绍这两个家谱的目的是为了使他的读者可以把该隐塞特的世系作成对比。我们认出这个意图的方法是注意看摩西在两个家谱中都列入的两个名字。在该隐的家谱和塞特的族系中都有以诺拉麦这两个名字。而摩西把这两组同名的人作成明显的对比。在一方面,我们读到创世记4章17节这样记载该隐的后裔以诺

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做以诺。(创世记第4章17节)

该隐和他的儿子以诺大肆张扬的高举自己,给那城起名叫做以诺。但直到我们注意摩西怎样描写塞特族系的以诺的时候才明白这个评论的意思。在5章24节,摩西塞特族系的以诺作了一个这样的评论:

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了。(创世记第5章24节)

很难想象另有其他两个人比我们所见的罪人以诺和义人以诺两人有更强烈的对比了。

除了这两个同名的以诺所形成的对比以外,摩西也提到一个该隐族系的拉麦塞特族系的拉麦。再一次借着这两个人显明出另一个强烈的对比。从一个方面看来,该隐族系的拉麦是一个使人害怕的人物。创世记4章23到24节记载了拉麦是一个杀人的凶手,而且还以他杀人的恶行为自豪。

相反的,从摩西记载拉麦在他儿子出生时所说的话中表明了塞特族系的拉麦的品格。在5章29节

拉麦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创世记第5章29节)

照着《圣经》时代的习俗,塞特族系的拉麦为儿子起名作为他向神的祷告;盼望他的儿子挪亚会带来拯救,使人脱离从亚当夏娃的时代以来,地遭受神的咒诅以后的可怕生活光景。

看过创世记4和5章怎样描述一个早期的暴力和得救盼望的模式以后,我们要接下来看记载在创世记6章1到8节,第二幕暴力和盼望的场景。


晚期的暴力与盼望

仔细查考这些经文以后,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6章1到8节分成三个阶段:1)1到3节是关于「神的儿子们」的角色;2)4到7节重心转向另外一个称为伟人的角色。接着这两个阶段之后,摩西在第8节加上一个后记,再一次提到挪亚这个带来盼望的人。


神的儿子们

这些经文的两个主要阶段描写地上发生的一连串造成威胁的事件。然后说到神怎样回应这些事件。让我们先来看看6章1到3节,神的儿子们所造成的威胁和神的回应。很不幸的,这些经文是创世记里面最难解释的经文之一。它的困难主要是在第2节的这些话:

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创世记第6章2节)

摩西没有明白的解释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是些什么人。很显然他期望他的原读者晓得他的意思。但是对今天的读者来说,想要准确无疑的指认这些角色的身份是不可能的。

在释经史上提供了三种合理的身份认定。1)第一,神的儿子们可能指那些娶了该隐后裔的女子为妻的塞特族系的人。这个解释有它的优点,因为在创世记4和5章把该隐的族系和塞特的族系作为对比。2)第二种看法认为神的儿子们可能指天使,而女子们指的是人的女儿。这个观点也有它的优点,因为在旧约中天使常被称为「神的儿子」。例如在约伯记1章6节和诗篇29章1节。3)第三种看法认为神的儿子指的是君王或贵族娶了平民的女子为妻。这个解释的优点是因为古代近东的君王常被称为神的儿子。正如撒母耳记下7章14节和诗篇2篇7节称呼大卫的儿子为神的儿子。虽然我个人喜欢第三种解释,但我们不必太教条化的坚持那一种特别的看法。

即使我们无法确定这些人的身份角色,但我们却可以比较肯定的知道他们作了什么事。你一定记得创世记6章2节说:

神的儿子们……就随意挑选,娶(人的女子)为妻。(创世记第6章2节)

这不是旧约中论到合法婚嫁的习惯用语,并且它强烈的暗示这些女子和她们的家人都不同意这个婚姻。而是这些神的儿子们,也就是那些大有权势的贵族不经同意就强夺这些女子。这个用词甚至可能意谓着神的儿子们任意强暴这些女子。在所有的事件上,照着先前该隐和他的后裔犯罪的样式,暴力已经进到生活的另一个层面—对妇女的暴行。

摩西描写了神的儿子们造成的威胁以后,就进入他主要的关注:神对这些事件的反应。创世记6章3节说:

「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创世记第6章3节)

神对于罪继续不断给人类带来暴力的情况逐渐感到厌烦,就宣告他不会永无止境地容忍这种败坏的光景。虽然如此,神出于恩慈的决定,在他施行审判以前,再容许多给人类一百二十年的时间。

第二组地上的行事和神的反应出现在创世记6章4节到7节,关于伟人的记事。


伟人

从第4节我们首先读到又有一次造成威胁的情况产生:

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太古英武有名的人。(创世记第6章4节)

一些比较早期的《圣经》根据七十士译本把希伯来文的」伟人「译成」巨人「。但这个翻译是不恰当的,因为它没有表达这个字的涵意。学者们对于这个字的真正意思有不同的看法。但它最有可能是指强大的勇士或是战士。

在这段经文中,摩西特别描写这些伟人是「太古英武有名的人」。「英武的人」或希伯来文「הַגִּבֹּרִיםhaggiborím)」就是勇士或强大的战士的意思。从上下文看来,关于这些伟人好战的声名含有负面的意思。这些人以抢夺的战略和暴力著称,以恐怖加害他们周围的人。这些暴力的情形从该隐杀了他的兄弟亚伯开始,持续到该隐的后裔拉麦的时候。这些伟人战士们在每一个角落的暴力威胁已经进入了一个更大的层面。在第5节我们读到: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想的尽都是恶。(创世记第6章5节)

因着伟人的出现,人类的败坏已经到了罪恶完全掌控了人性的地步。结果就像我们从6到7节读到的:

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创世记第6章6-7节)

神看见伟人用恐怖罪行蹂躏他所造的世界,就决定他要介入进行大规模,全球性毁灭世界的时刻已经来到了。


后记

所幸创世记6章1到8节并没有停留在审判的话语上。相反的,为了维持这段太古史完整的模式,摩西在第8节加上一个带着盼望的后记。那里记着说:虽然神因为罪恶的败坏,决定要毁灭人类,但却有一个人可以带来盼望:

惟有挪亚耶和华眼前蒙恩。(创世记第6章8节)

摩西用这简短的几个字结束这一个威胁和盼望的场景。洪水毁灭了暴力和罪恶的人类,却为未来的世代带来一个拯救的结局。

从探讨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文学结构的过程中,我们看见创世记这段经文集中在两个主要的事件上:第一,它针对该隐和他后裔那时代的人因为背叛神而带来暴力的威胁。第二,它针对神的儿子们和「伟人」时代的那些罪人所带来的威胁。但摩西指出在这两个事件上,神都借着塞特的一个儿子,名叫挪亚的人带来拯救。

看过创世记这段经文的基本结构和主要的关注以后,我们现在要进入第二个问题。什么是这段经文的原意?什么是摩西要向这些他从埃及带到应许地的以色列人表明的信息?


三、原本意义

为了掌握这段太古史的原意,我们必须考虑两件事。第一,我们要看看摩西怎样把这段太古史与以色列类似的威胁经验相连。第二,我们要探讨这些关联对摩西以色列原读者具有什么意义。让我们先来看摩西怎样使这些经文和他所带领的这些以色列人的经验相连。


关联

摩西使用非常类似以色列人忍受暴力经验的方式来描写早期人类历史中暴力的情形,使这段太古史与他同时代的世界相连。借着这种方式指出以色列人所面对的暴力和太古世界暴力的情形是非常相似的。

为了探讨摩西怎样建立这些类似的地方,我们要再一次来看从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的两个主要段落:第一幕场景是4到5章,早期的暴力和得救的盼望;第二幕场景是6章1到8节,晚期的暴力和得救的盼望。让我们先来看创世记4和5章怎样和以色列的经验相连。


早期的暴力和得救的盼望

在研读创世记4到5章恶人和义人的品格以后,我们就知道摩西编排这个题材的目的是为了使他的读者们能够认出埃及人就像是该隐和他的家族,而他们自己这些属神的百姓就像是亚伯塞特塞特的后裔一样。摩西怎么来建立这种关系的呢?

叙述

我们要开始仔细来查考创世记4章1到16节罪人该隐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摩西提出至少五个重点,让以色列人可以把这段经文和他们的时代相连。第一点,摩西提到该隐亚伯的职业。

听听创世记4章2节怎么说到该隐亚伯的第一个区别:

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创世记4章2节)

这节经文说明该隐是个定居以种田为业的农夫,而亚伯是个牧羊人。无论古今,在一个定居以农业为主的社群和以游牧为生的牧羊人之间引起的紧张关系是司空见惯的。就像创世记这卷书上所记载的,摩西以色列人都很清楚的知道当他们在埃及的时候,这种紧张关系曾造成许多严重的患难。在创世记46章33到34节,当约瑟的兄弟们来到埃及的时候,约瑟这样指示他的弟兄:

「等法老召你们的时候,问你们说:『你们以何事为业?』你们要说:『你的仆人从幼年直到如今,都以养牲畜为业,连我们的祖宗也都以此为业』。这样,你们可以住在歌珊地,因为凡牧羊的都被埃及人所厌恶。」(创世记46章33-34节)

在这里,约瑟的指示使我们理解摩西为何要提该隐是个农夫,亚伯是个牧羊人的原因。他要他的以色列读者们把种地的该隐埃及人相连。他也要以色列人把自己和那被害的亚伯相连。

这故事和摩西原听众的第二个关联出现在该隐亚伯所奉献的祭物这个主题上。创世记第4章告诉我们说:神拒绝该隐的祭物,却喜悦亚伯的祭物。神区别这两种祭物的原因清楚的记在创世记4章3到4节。那里写着说:

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创世记4章3-4节)

注意摩西怎么描写这些祭物。在第3节他说该隐献上「地里的出产」,而第4节记着说亚伯献上「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这个区别非常重要。该隐所带来的只不过是刚好从地上收成现成的出产。他的敬拜充其量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因为他没有把收成中最好的保留给神。但亚伯以虔诚的心满足了神律法的要求,献上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根据摩西的律法,这些是最贵重的牲畜和昂贵的旧约祭物。该隐的献祭只不过是一个缺乏诚意的礼仪。相反的,亚伯献上的却是向着神诚心的奉献。

摩西也用该隐亚伯两种祭物的区别来进一步作成埃及人和以色列人之间的关联。当我们想到摩西初次来到法老面前要求他释放以色列人,因为他们要向耶和华献祭这件事的时候,这个背景就突显出来了。我们读到出埃及记5章3节的记载,在那里摩西亚伦对法老说:

希伯来人的神遇见了我们,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出埃及记5章3节)

但法老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摩西在第4节记载法老告诉他们说:

摩西亚伦,你们为什幺叫百姓旷工呢?你们去担你们的担子吧!」(出埃及记5章4节)

所以我们看见就像该隐不尊重神,献上他那微不足道的祭物。埃及人也没有向以色列的神献上真实的敬拜。相对的,亚伯所献的是真诚的,蒙悦纳的祭物。以色列人也必须寻求向耶和华真实的敬拜。摩西用这种方式来建立一个埃及该隐以色列亚伯之间的关联。

摩西所作的第三个与以色列人经历的关联就是透过谋杀这个主题。该隐杀了他的兄弟亚伯。而当我们想到以色列人也曾在埃及地遭到杀害的时候,这事件的意义就显明出来了。我们从出埃及记1和2章读到,埃及人不但加重以色列人的劳力,更杀害了许多人,包括他们的婴孩。藉这件事摩西建立了更多该隐埃及人之间,亚伯以色列之间的关联。

摩西借着描述该隐所在的地点作成第四个关联。该隐因为杀了亚伯而遭到神的咒诅,被赶出肥沃之地。我们读到创世记4章11和12节说:

「……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创世记4章11-12节)

该隐受了咒诅,住在一个耕种却得不到好收成的地方。这个对该隐所在地点的描述和摩西埃及地和他要领以色列人前去那地的评估非常吻合。听听摩西在申命记11章10到12节怎样描述迦南地和埃及地的对比:

「你要进去得为业的那地,本不像你出来的埃及地,你在那里撒种,用脚浇灌,像浇灌菜园一样。你们要过去得为业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是耶和华你神所眷顾的……」(申命记11章10-12节)

神把该隐赶到一个远离伊甸的地方,那地好象埃及一样,在那里耕作必须付出加倍的劳力。这个事实给摩西以色列读者另一个该隐埃及人的关联。

创世记4和5章把该隐埃及相连,亚伯以色列相连的第五点是在该隐得到保护的这个主题。虽然该隐杀了他的兄弟亚伯,神却还保护他免于被伤害。我们读到创世记4章15节,神说:

「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创世记4章15节)

虽然该隐是个杀人的凶手,神还是保护他免于遭受伤害。我们再一次看到摩西描述这些事件的目的是为了让以色列人把这些事件和他们自己在埃及的经验相连。神曾赐给埃及很大的保护。虽然他们是杀人的,本该受到神的审判,但是神仍然在一段长时间里施行他对埃及特别的保护。

所以我们看见摩西至少从五个方面来建立这段太古时代和以色列埃及的经历之间这种别有用意的对应。在职业,敬拜,谋杀,地点和保护各方面的主题,全都指向摩西的用意:要他的以色列读者把这个故事应用在他们的生活上。把该隐埃及人相连,亚伯和他们自己这属神的百姓相连。

看过这些从罪人该隐的故事所建立起来的关联以后,我们现在要接着来看创世记4章25和26节,关于义人塞特的这一段对应故事。

我们看见摩西塞特和他的儿子以挪士下了一个重要的评语。创世记4章26节记着说:

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创世记4章26节)

摩西记载这个有关塞特和他的儿子以挪士的事件,盼望他的读者不但和亚伯认同,也和这个取代亚伯亚当的儿子塞特认同。

首先,从「耶和华的名」这个片语看出塞特称神的名为耶和华。这就使他自己和以色列人相连。有趣的是,出埃及记很清楚的表明耶和华这个称呼是在摩西的时代才达到显著的地位。举个例子来看,在出埃及记3章15节,神这样对摩西说:

「你要对以色列人这样说:耶和华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耶和华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念,直到万代。」(出埃及记3章15节)

虽然从《圣经》的记载看来,耶和华的名这个用法从塞特的时代就有了,但直到摩西的时代,耶和华这个名字才成为对神最特出的称呼。为这个缘故,在摩西的领导下那些忠心的以色列人必然会把自己和义人塞特认同。因为像塞特一样,他们也爱慕耶和华的名。

接着,以色列人借着祷告这个主题使他们自己和塞特相连。这个主题也出现在创世记4章27节,摩西记载塞特的家族「(开始)求告耶和华的名」。在旧约《圣经》中,「求告耶和华的名」通常指着在需要或危难的时候呼求神的帮助。从这个观点我们看到摩西为他那时代的以色列人找到第二个关联。从摩西五经其它书卷里的记载,我们知道在出埃及记,当以色列人在埃及遭遇许多危难的时候,向耶和华呼求寻求他的帮助,就像塞特以挪士求告神一样。

所以我们看见摩西编写有关罪人该隐和义人塞特的故事,作为和他当代世界的对称,为了使他的读者注意到埃及人就是该隐,也使他们看到自己就像是亚伯塞特

透过这些基本的关联,我们就可以接下来看该隐的家谱和塞特的家谱。

家谱

我们发现摩西也同样编写这些家谱使得以色列人继续把埃及人和恶人相连,而他们自己和义人相连。为了进一步达到这个主要的目的,摩西用来描述该隐世系的方式让人无可置疑的联想到埃及人。这些关联至少在六个方面显明出来。

第一,摩西描写该隐是个建造城市的人。他在创世记4章17节有这样的描述:

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创世记4章17节)

不需要多说,关于埃及人是伟大的城市建造者这一个事实,以色列人知道得太清楚了。替埃及人建城是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时候所作的一部份工作。因为这个原因,这些关于该隐的描述必然产生一个和埃及人强而有力的联想。

第二,我们也应该注意该隐所建城市的名字。我们再读读创世记4章17节的记载:

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做以诺。(创世记4章17节)

对于摩西时代的以色列人,这个事实提醒他们埃及人一贯的作法。就像摩西在出埃及记1章11节所描述的:

埃及人)派督工辖制(u>以色列人),加重担苦害他们。他们为法老建造两座积货城,就是比东和兰塞。(出埃及记1章11节)

兰塞城就是为尊崇法老兰塞而命名的。就像该隐一样, 埃及人也为着自己的荣耀和尊贵,用自己的名字为城市命名。从这方面看来,该隐的家谱建立了另外一个该隐埃及人之间的关联。

该隐的世系和埃及人之间第三个关联显明在该隐的后裔拉麦以自己杀人的行径为傲这件事上。我们读到4章23节,拉麦竟然在他的两个妻子面前唱诗称颂自己说:

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
拉麦的妻子仔细听我的话语:
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创世记4章23节)

拉麦吹嘘自己的杀人行径也必然使古时的以色列人在心中产生对拉麦埃及人之间的联想。以色列人一定很清楚在许多古埃及的石刻上记载着称颂法老和他们军兵杀人恶行的事迹。

第四个关联显明在摩西提到婴孩的死亡这件事。再一次听听拉麦所说的话。在4章23节他说:

「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创世记4章23节)

翻译成「少年人」的希伯来文是יֶלֶדjeled),这个字常常翻译成「男孩」。在拉麦的受害者当中很有可能就包括这些年幼的孩子。我们都知道在出埃及记第1章,法老下令处死所有以色列的男婴。就像该隐世系的拉麦一样,埃及人也杀害了以色列人中没有能力抗拒的男孩。

第五个该隐家族和埃及人的关联出现在拉麦宣称他享有加倍的保护这件事。在创世记4章24节,拉麦宣称他享有比该隐更多的保护。他说:

「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创世记4章24节)

正如拉麦认为神会保护他一样,埃及的法老也确信他们会得到众神的保护。从事实看来,在好些年日中,埃及人确实享有越来越多的保护,使他们不受侵害。

第六方面,我们注意到在该隐世系中文化的复杂性。听听创世记4章20到22节怎样描写该隐世系的三个兄弟雅八犹八和土八该隐

雅八就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犹八……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土八该隐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创世记4章20-22节)

摩西用这些话来描述该隐家族在多方面的才艺。雅八不只是个牧羊人,他发明了畜牧业。犹八发明了音乐。土八该隐发明了复杂的冶炼术。摩西这样描述罪人该隐的世系是为了让他的读者看出在该隐的世系和埃及人中间有一个确实的关联。

所以我们看见摩西该隐的家谱和埃及人中间找出至少六个关联。他描写该隐的世系建造城市,为城市命名,以杀人为傲,对孩童的暴力, 神的保护和文化的复杂性,都是用来制造这些关联的。

现在我们接下来看创世记5章1到32节,塞特的家谱。我们可以预料摩西要建立塞特的家谱,使他的以色列读者可以和塞特的世系认同。这个关联建立在至少四个因素上。首先,我们一定注意到在血统上,以色列民族是出于塞特的后代。在创世记5章32节,我们读到挪亚三个儿子的名字:

挪亚五百岁生了闪,含,雅弗。(创世记5章32节)

闪这个名字对摩西特别重要,因为闪是以色列人的祖先。在现代的语言里,「闪族的」或「闪族人」(Semitic, Semite)是从闪这个名字演变而来的。虽然有其它的民族也出于闪的后裔,但以色列人是神从闪的后代中特别拣选出来的百姓。所以从这个简单的遗传学意义上,摩西联结了以色列读者和塞特的家谱。

塞特的世系和以色列之间的第二个关联表现在对于塞特后裔的义行不断重复的关注。塞特的世系被描写为是信实和公义的。举个例说,根据创世记5章24节:

以诺与神同行……他就不在了。(创世记5章24节)

在整本《圣经》中,希伯来文翻译成「与神同行」一词的地方,只出现在指着以诺而言的创世记5章22和24节,和指着挪亚而言的创世记6章9节。但特别是在申命记这卷书里面,摩西一再的告诉以色列人要像以诺一样与耶和华同行。从这一方面,那些跟随摩西忠心的以色列人找到了另一个和塞特世系的认同点。他们的目标就是像以诺

塞特的家谱和以色列人的经历之间的第三个关联出现在摩西塞特家族数目的强调。从塞特的家谱我们知道他的后裔繁多,不可胜数。摩西借着一再重复塞特后裔不断的「生儿养女」这个事实来突显塞特后裔人数的增加。事实上,他总共用了九次这样的评语,在创世记5章。强调塞特世系的人数对摩西以色列读者是很重要的。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定居埃及和出埃及的期间都蒙了神的祝福,人数不断的增加。

第四点,摩西也强调许多塞特家族的人都得享长寿来联系以色列塞特家族。举个例说,我们都知道塞特的后裔马土撒拉是《圣经》历史上最长寿的人。根据创世记5章27节,他一共活了969岁。还有其他许多塞特家族的人也都很长寿。摩西提到塞特族人的长寿是很重要的,因为摩西的律法指出在应许地享长寿是以色列中那些敬虔人的目标。摩西点出塞特后裔得享长寿的事实,再一次显明塞特家族和以色列之间的关联。

所以我们看到摩西费了一番工夫来建立塞特世系和以色列人之间的关联。他针对血统,义行,人口的增加,长寿这些主题来表明他要以色列人和这个太古家族认同的心意。

所以摩西写作早期暴力和得救盼望的这段太古史的目的是要和他当代的世界建立密切的关联。让该隐和他的后裔与这些用暴力加害以色列埃及人相连。而亚伯塞特塞特的后裔与这些在埃及人暴力下受害的以色列人相连。这些关联是摩西写作这段历史的主要手段。

看完摩西怎样处理早期的暴力和盼望的记录以后,我们接着简短的来看看创世记6章1到8节这段「晚期的暴力和得救盼望」。


晚期的暴力和得救盼望

让我们特别看6章4节,在那里摩西这样描写这些人:

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太古英武有名的人。(创世记6章4节)

我们已经谈过伟人是那些大能的战士,素以欺压掳掠著称。但注意摩西在这里对这些伟人下了一个重要的评语。他说伟人生活在地上的时候是在太古的时代,也在「后来」。

摩西借着加上这个有关洪水之后伟人战士的暗示来提醒他的以色列读者,让他们想起在最近的历史中曾经遇见过的伟人。在整本《圣经》里面,只有另外一处曾经提到过伟人这个字。那就是民数记13章32到33节。在那里,摩西送出去窥探迦南地的探子回来报告说他们看见伟人。他们说:

「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们在那里看见……伟人……据我们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民数记13章32-33节)

这些忠心的探子报信说迦南地上是个极为暴力,充满威胁的地方。迦南居民中的伟人是凶猛的战士,叫他们心惊胆颤。不幸这个报告使得跟随摩西的第一代以色列人转离了神要他们去征服那地的呼召。导致神因着以色列人的不信发怒,把他们送到旷野去没有目的的漂流,直到第一代全都死了,新的一代兴起,预备好承担征服的任务。

从这个观点我们可以看出摩西怎样建立这段太古史和以色列人的经历之间另一个有力的关联。他要他的以色列读者看出创世记6章的太古伟人和迦南地可怕的伟人战士之间的关联。这样,创世记6章1到8节所记的暴力与得救盼望就是清楚的针对征服迦南时暴力的威胁而说的。

到目前为止,对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原意的研读使我们看见这些太古的人物和以色列经历中当代人物的关联。现在我们要接下来问第三个问题。这些关联对跟随摩西前往应许地的以色列人有什么意义呢?


意义

要明白摩西以色列人信息的中心,我们必须记得两次出现在这段材料中的基本场景。你一定记得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包括两个威胁和得救盼望的场景。4章1节到5章32节着眼该隐和他后裔的暴力事件。而在5章29和32节描写挪亚,并指出将要借着他带来拯救。同样的,在创世记6章1到8节记载神的儿子们和伟人的暴力事件;而在6章8节再一次提到挪亚,指出神也一样会从这些威胁中施行拯救。

这些场景对于跟随摩西以色列人来说是个好消息。他们因着神过去为他们作的和将来还要为他们作的事大喜过望。一方面,就像过去神借着挪亚该隐后代的手中拯救了以色列的祖宗一样,他也借着摩西以色列人从埃及人的手中拯救了出来。另一方面,正如神借着挪亚拯救人脱离太古伟人的威胁;现在正当以色列人面对迦南地伟人的威胁的时候,神也必定借着摩西来拯救他们。

看过了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的结构和原意,现在我们要接下来看最后的一个主题:现今的应用。看看新约如何教导我们把这段摩西的太古史应用在今天的生活中。


四、现今应用

照着一贯的方式,我们要用基督国度的三个阶段来探讨新约如何解释这些主题:第一个阶段是国度的奠基,从基督第一次到世上来开始;第二个阶段是国度的延续,包括整个教会的历史;第三个阶段是国度的成全,基督在荣耀中再来,带进新天新地。为了更全面的理解这些暴力和拯救方式对基督徒现今的应用,我们需要分别探讨基督国度的这些阶段。让我们先来看在国度的奠基阶段暴力的画面和救赎的盼望。


奠基

基督第一次降世这国度奠基的时期,至少在两个方面叫我们想起太古史的暴力世界。第一方面,我们从耶稣在世上所受的暴力看出这个关联。第二方面,我们从耶稣带给他百姓的拯救找到关联。让我们先来看看耶稣第一次到世上来的时所经历的苦难。


暴力

熟悉耶稣生平的人都知道,耶稣遭受从世上来的逼迫是多方面的。他服事那些被欺压的人,担当他们的哀伤和痛苦。然而,根据新约《圣经》的记载,无可置疑的,那横加在基督身上暴力的最高峰就是他在十架上的死。耶稣承受了如今所知最残酷的一种死刑,他的遭遇事实上是超过了那些太古时代的义人所承受的痛苦。

从这个意义上看来,难怪新约在描写耶稣受苦的事上,拿他十架上的受难来和太古世界的暴力,或更准确的说,和亚伯的死相比。同样的,希伯来书的作者知道基督在恶人的手中无辜受害。因为这个缘故,就在他的书信中12章23和24节比较基督的死和亚伯的死说:

有审判众人的神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希伯来书12章23-24节)

这个比喻清楚的指向摩西的太古史。基督所流的血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更伟大。也就是说,在神的眼中,基督的死比亚伯的死具有更重大的意义。耶稣的死非比寻常。因为他的死是为他的百姓赎罪,他替一切相信他的人受苦。不但如此,基督的死惹动神的义怒更远超过亚伯所流的血。

从这个意义看来,当我们读到摩西所记太古史的暴力事件的时候,就不能只注意他为何要为他的以色列原读者写作这段经文。从新约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应该认出太古史中那些义人所遭受的暴力是在预先说明国度奠基时期基督所受的苦难。

看过新约如何连接太古世界的暴力和基督的受苦之间的关系以后,我们要接下来看第二方面,国度奠基如何说明创世记这段经文。耶稣为世界带来的得救盼望是另一个重要的关联。


拯救

耶稣在他公开传道的期间,大部份时间都用在传扬一个盼望的信息,也就是福音。这个信息告诉那些跟随他的人有一天苦难的生活将成为过去。耶稣对于这个福音信息的全心奉献出现在他所有的教导当中。但是让我们想想这个拯救的信息在八福中,就是在他登山宝训开头的祝福里面占了何等显著的地位。耶稣在开始这个人人熟知的讲道的时候,在马太福音5章10到12节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马太福音5章10-12节)

这些祝福显明了耶稣的教导事工里一个主要的关切:就是他带来了一个盼望的信息,要使人知道神没有离弃他的百姓。耶稣勉励跟随他的人持定一个盼望,知道有一天神必要拯救他们脱离一切的苦难。

耶稣不只是教导得救盼望的好消息,他更借着自己的死和复活真正成就了他所宣告的拯救。因为耶稣是那完美的大卫之子,他的死成为神百姓的赎罪祭。他的死偿还了罪的代价,使跟随他的人不再惧怕死亡的威胁。我们读到希伯来书2章14,15节,那里说耶稣的死是为了要

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希伯来书2章14,15节)

所以我们看见这些暴力和得救盼望的主题很恰当的应用在基督国度奠基的时期。正如摩西的著作告诉以色列人他们所遭受的威胁,并教导以色列人有关神救赎的权能。新约《圣经》也启示了耶稣来到世上自己承担暴力的苦害,并拯救他的百姓脱离世上邪恶的权势。

看过了新约从几个方面把耶稣的第一次降世和太古史相连,我们现在也要来看看新约如何把这段太古史的经文应用在国度的延续,就是基督第一次来和他的再来之间的时期。


延续

新约《圣经》至少从两方面来解释国度的延续如何连接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的主题。这些解释在我们应用这段经文在基督教会中的时候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指引。新约一方面教导我们说神的百姓必然会不断遭遇暴力的对待,另一方面也勉励我们在这些困难中要忍耐等候,持续相信基督必然拯救。首先,让我们思想跟随基督的人必定会遭遇暴力的对待这一个事实。


持续的暴力

耶稣在好几个场合中教导跟随他的人说:他们会遭遇世界的恨恶和逼迫。但在马太福音23章34,35节耶稣亲自指出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苦难和太古世界义人所受的苦难是互相关联的。耶稣对法利赛人说:

「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在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马太福音23章34-35节)

耶稣预言那些他差到世上的信徒将会受到严重的逼迫。但注意,耶稣也把这个预言和太古的历史相连。他说那加害信徒的暴力是继续从前暴力的模式,可以一直推回到为该隐所杀的义人亚伯的血。


持守信心

当我们明白在国度延续期间跟随基督的人永远都会受到逼迫的道理以后,我们就知道持守向基督的信心是多么重要。希伯来书的作者在他书信的11章谈到这件事。我们读到11章4节说:

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他礼物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希伯来书11章4节)

这段经文的主要意思就是说到历代以来跟随基督的人必须跟随亚伯的榜样。虽然亚伯的义行使他遭受了从他那邪恶的兄弟而来的麻烦。但亚伯却成了直到如今所有信徒们信心的榜样。

所以我们看见太古史中暴力和拯救的主题也应用在国度延续期间的基督徒身上。一方面,我们必须预备好承担来自我们世代中的反对和暴力。但另一方面,在我们忍受困难的时候,必须持守忠心,盼望那有一天必然来到的基督拯救,才能使我们克服难关。

看过暴力和拯救的主题如何适用在国度的奠基和延续的时期以后,我们就要接下来看基督国度的最后一个阶段—他的再来。


成全

简单的说,新约教导我们在基督回来的时候,那些临到神百姓身上的暴力情形将会结束。我们也会经历一次最后的拯救,进入一个享有永远福气的世界。


暴力的结束

暴力的终止是新约描写国度成全时期的一个主要特征。当基督回来的时候,他会带来一个全然更新的创造,除尽一切的暴力。听听使徒约翰在启示录21章1到5节怎样描述基督的再来: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启示录21章1-5节)


最后的拯救

同时,基督国度的成全不但带来暴力的止息,当基督回来的时候,他会把那带着无限祝福的生命和平安赏赐给他的百姓。我们将会得着一个完全的,最后的拯救。从启示录22章1,2节我们读到有关这个最后拯救的描述: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示录22章1-2节)

这个在基督再来的时候要带来最后拯救的盼望出现在全本新约《圣经》中。这是基督信仰的最高峰。我们等待那一天的来到。那时这世界上的患难和困苦都要为将来那赐生命的奇妙世界所取代。苦难要转为喜乐;争战要转为得胜;而死亡也要转为永远的生命。

所以我们看见摩西记载太古世界的暴力来勉励以色列人前往迦南地;新约也勉励我们向往将来要成全的新世界。当基督再来的时候,所有信靠他的人都要看见暴力止息,也要承受一次完全的,荣耀的拯救,进入永世的救赎中。


五、结论

在这一课中,我们从创世记4章1节到6章8节的描述看见太古世界中暴力的几个不同层面。我们看了创世记这段经文的结构;摩西如何编写这些材料勉励跟随他的以色列人前往迦南地;也知道身为基督徒的我们应当把这段描述太古史的经文应用在我们的新约信仰当中。

当我们再读摩西原本为以色列人而写的这段创世记经文的时候,它对我们就不再只是过去的历史记载。看见神拯救太古世代的人脱离暴力,后来又拯救摩西时代的以色列人,使我们的盼望更加坚定,知道有一天基督也会把我们从这个暴力的世界中拯救出来。